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官网欢迎您![登录],新用户?[请注册]
当前时间:
学会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茶座 - 学会茶座
王江雨:七国集团的前世今生
[ 浏览点击:113 ] [ 发布时间:2015-03-19 ] 字体:[ ] [ 返回 ]
2009年是国际经济关系史上一个重要的年份。在这一年的九月,包括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内的G-20(“二十国集团”,不过还是G- 20说着简单容易)在美国匹兹堡峰会上宣布自身将取代“八国集团”(G8)成为当代国际经济事务的主要议事机构。自此,八国集团这个煊赫数个世纪的“世界经济黑帮”,虽然还没有被正式取缔,但也气息奄奄。
G8没有彻底死去的原因,据说是加拿大的竭力坚持。今年(2010年)6月25日到27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Huntsville召开的G8会议,将会是历史上最后一次。近年来加拿大在国际社会早已风光不再,甚至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也被排挤出了核心谈判小组(所谓的Quad早已不存在),所以加拿大要求2010年会议照常举行,无论如何也要以东道主的身份抓住G8这次最后的疯狂露露脸。
说是G8,其实只是G7(“七国集团”),包括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俄罗斯的叶利钦在1997年挤挤擦擦进入该机团,并首次与其他国家首脑一起以“八国首脑会议“的名义共同发表”最后公报“,但这么多年来俄罗斯一直是自取其辱,从来只算个花瓶,重大决策根本没有说话的份。七国集团最重要的功能是讨论国际经济,在这方面俄罗斯甚至连花瓶也当不上,因为经济问题依然是正式的七国体制,包括七国财长会议,俄罗斯公然被排除在外。就算在俄罗斯所擅长的政治与安全问题上,也一般是七国首脑在美国的领导下径自达成一致,根本没有人真正待见俄罗斯。说实话这十多年来真不知道俄罗斯在八国集团里面图个什么。也许正是因为在西方首脑群里遭到忽视和蔑视,俄罗斯领导人才常常口出狂言,在军事问题上威吓西方,其实如同调皮的孩子,上蹿下跳图的就是引起个大人的注意。
现在媒体讲起G7都是泛泛而论,好像这个集团天造地设,自古至今都存在似的。其实G7的来历相当有趣,一开始也并不是刻意的设计,而是因为一些偶然事件引发的会面。而G7的某些成员的加入,也并不是因为这些国家本身的重要性,而是基于一些非常偶然的因素。
1970年代是国际金融史上非常有趣味的时代。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建于1944年),实行的是黄金-美元本位体系下的固定汇率制,即美元按照35美元一盎司黄金的价格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则与美元挂钩,各国有义务维持汇率上下浮动不得超过10%,但各国也有权随时以35美元一盎司的价格向美国财政部求购黄金。美国如此托大,一是因为有足够的黄金储备(二战结束时,美国拥有世界黄金总量的60%),二是相信其他国家有理由长期持有美元。的确,在整个1950年代,欧洲经常有"美元荒"的情形,但世易时移,到了60年代,欧洲和日本迅速崛起,对美出口急剧扩大,美元持有量大大增加,美国出现了高额的贸易赤字,也无法再应付来自其他国家的美元兑换黄金请求。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总统宣布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并且对所有进口征收10%的附加税。这种手段在今天看起来近乎流氓,但在1970年代,西方国家几乎无条件依赖美国军事保护的情势下,也就只好忍忍算了。但这一事件毕竟意义重大,标志着美元-黄金本位体制的崩溃,而世界货币体系也如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所说的“浮动和漂移”时期,也就是动荡不安,不知何去何从的状态,国际层面的改革进展缓慢,各国国内通货膨胀加剧,并且尽管没有多少人意识到,第一次石油危机也在逼近。当然,G7也就快不呼而出了。
1973年,那是一个春天,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的乔治.舒尔茨邀请他的英国、法国和德国同僚参加在白宫一层图书馆举行的一次非正式会议,讨论国际国际体系的改革,包括美元对其他国家货币的汇率问题。会议地点的选择是为了表明这是个非正式、私密但又意义重大的会议。但据参会者回忆,其实会议也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无非是大家在一起喝喝咖啡吹吹牛而已。但证之以后的个人发展,参会者的身份确实非同小可。来自法国的瓦勒里·季斯卡·德斯坦当年不过39岁,他在第二年就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而来自德国的赫尔穆特·施密特也在第二年成为联邦德国总理。舒尔茨比较没出息,但以后也担任里根时代的权利极大的国务卿。更重要的是,这个当时被称为"图书馆集团"的神秘小帮派,就是后来的G7的前身。
非常耐人寻味的是,当时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并没有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这是为啥呢?日本在60年代中期已经完全成为了发达国家的一员,日本代表也频频出入于国际场合,但始终脱不了被边缘化的二奶命。这当然有地缘政治上的原因,日本在政治和安全上完全依附美国,而美国和欧洲不希望日本扮演重要角色。也有文化和人种上的原因。日本财政部原次官(副部长)行天丰雄回忆说,“如果你前往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你能看到代表们在一间宽敞气派的会议室碰头,圆桌周围坐着24个国家的代表。而当日本代表团第一次进入会议室时,只有它的成员有着黑色的直发,其他全是白种人。” “在国际清算会议上,来自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官员们聚集在一起,喝着鸡尾酒,享用着午餐会和晚餐,不停地谈论着黄金、美元及英镑的情况,轮换着使用英语、法语或是德语。” 这种场合之下,日本代表几乎没人搭理,也无从插嘴。实际上中国或是日本代表所面临的这种境况,在今天也没有多大改变。
但日本并不气馁,也不将怨怒形诸于外,而是化悲痛为力量,积极寻求融入国际社会。日本为加入图书馆集团,颇使了一些外交手段。日本大藏大臣爱知揆一是个有气量兼有心眼的人物,他发挥穆罕默德的“山不来找我,我就去找山”的精神,在1973年9月肯尼亚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上邀请图书馆集团的四位部长到日本大使官邸喝酒吃饭。爱知揆一这时耍了个手腕。他刚开始要求各部长带上一个副手,给人的印象是有大事要商谈。午餐之后,他又要求除五位部长外的所有人离开房间。其实这五个大员就是在一起喝清酒,没有谈到任何实质性内容。酒酣耳热之际,年轻气盛的德斯坦邀请大家下次在法国继续会谈,这样四国部长会议就正式变成了五国部长会。但人算不如天算,老练的爱知揆一自己却没有如愿,他就在11月五国集团会议召开的前几天去世,真的是为日本做到了鞠躬尽瘁。
意大利的加入也颇具偶然性,是因为意大利里拉很不稳定,而有一次关于美元贬值的协议也拉意大利参加了。这样在1975年11月15日至17日,五国集团在法国巴黎郊外的郎布依埃城堡(Rambouillet)召开了第一次经济首脑会议,参会者有法国总统德斯坦、美国总统福特、英国首相威尔逊、德国总理施密特、意大利总理莫罗、和日本首相三木武夫。1976年6月在美属波多黎各召开的会议上,出于平衡原因也邀请了加拿大,这样G7就正式成型。(意大利莫罗总理的人生比较杯具,他在三年之后就被革命恐怖组织红色旅暗杀,身中十一枪)。
从1975年起算,到2009年,G7(以及后来的G8)已经召开了35次会议。虽然不算一个正式的国际组织,也没有常设的秘书处,G7议事的气势长期以来如同世界政府。实际上,多项在历史上发挥重大作用的行动计划也都是在G7的框架内达成,如经济领域的著名的广场协议(为了吃日本的豆腐)以及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反应,政治领域的科索沃战争的发动以及对战争费用的分摊等。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新兴经济体迅速崛起,G8对重大国际问题的讨论显得既没有提出解决方案的能力也没有广泛代表的合法性。显而易见,如果新兴经济体对其不屑一顾,G8真的就成了新加坡《联合早报》一篇评论所说的,“吃G8饭,不干G8事”。2005年7月,在英国苏格兰Gleneagle召开的G8峰会,首次采用 8(八国集团)+5(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的形式,邀请新兴经济体参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G8更显的捉襟见肘,除了清谈之外几乎什么也做不了。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中国的配合,G8拯救经济并改革全球金融体制的努力无法发挥作用。与此同时,于1999年成立的G-20,本来是根据G7指示而成立的世界上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的非正式对话会,结果无心插柳柳成荫,反倒取代了宗主组织,亲自为G8宣判了死刑。
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实力的急剧增长,关于中国是否要加入G8的讨论很多。英国法国对邀请中国有些热情,但美国和日本好像一直比较反对中国加入。中国政府一向爱出风头,但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一直表现得很有尊严,基本上采取的是“不稀罕”的态度,与听到G7就流口水的俄罗斯形成鲜明对比。中国第一次到G8露脸是在2003年,当时东道主法国邀请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参加G8正式会议前的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议。希拉克总统亲自迎接胡锦涛主席,甚为给面子。此后年年去晃晃,但在是否要加入的问题上始终没表态。现在这个叫G8的东西终于死了,咱看谁笑到了最后?


                                                                                                      (来源:新浪博客)

Copyright © 2014 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大学法学院C603  [闽ICP备150256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