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官网欢迎您![登录],新用户?[请注册]
当前时间:
中国之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之声 - 图书
张祥熙:史学、政治学和法学视野里的“中国威胁论”
[ 浏览点击:22 ] [ 发布时间:2016-10-23 ] 字体:[ ] [ 返回 ]

转载自《中华读书报2016083110 ),本文是热心学友张祥熙对陈安教授新作所撰写的书评。


史学、政治学和法学视野里的中国威胁论


张祥熙

 


 

  《美国霸权版“中国威胁”谰言的前世与今生》是教育部立项遴选和定向约稿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普及读物之一,由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出版。全书从史学、法学和政治学的三维角度,综合地探讨和剖析“中国威胁论”的古与今、点与面、表与里。

  该书的基本内容原是作者2011-2012年相继发表于中外权威学刊的中英双语长篇专题论文,题为《评“黄祸”论的本源、本质及其最新霸权“变种”:“中国威胁”论》。发表以来,获得中外学术界广泛好评。该文的英文版本刊登于国际知名的日内瓦《世界投资与贸易学刊》,该刊主编JacquesWerner认为论文融合史学、政治学和法学,文章见解精辟,“让我在审读中享受到乐趣,因此乐于尽快采用此文”。随即在该刊2012年第1期作为首篇重点论文刊出,篇幅达58页,占该期三分之一以上。数十年来投身于“南南合作”事业的国际活动家、原“南方中心”秘书长Branislav Gosovic先生撰写专文对论文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乃是一篇力排‘众议’、不可多得的佳作。这篇文章的确是一项研究与解读当代世界政治的重大贡献”,“分析透彻并且富有启迪意义……中国乃至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决策者和智囊舆论人士们,都能阅读并研究这篇文章,汲收其中的深刻见解和建议。对于那些想研究或理解当今中国与西方关系的人们来说,这也是一篇‘必读’文章”。

  此书引起韩国出版界密切关注,一家出版机构已与江苏人民出版社签订翻译出版合同,预定2017年推出韩文本。可以预期,其国际学术影响势必逐渐扩大。

  所谓的“中国威胁”谰言,喧嚣迄今不止一百四十余年,其直观的表象即是以危言耸听和蛊惑人心的话语,故意渲染、夸大、曲解中国各个方面的历史和现状,胡说中国会给西方带来种种威胁。尽管这种罔顾事实的论调在实践中一再被证伪,但是基于西方中心主义的视角的强权政治依旧存在和维护西方话语霸权的需要,“中国威胁论”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学者们对于此种“真实的谎言”展开了各种研究与批判。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安《美国霸权版“中国威胁”谰言的前世与今生》一书无疑是这方面研究中的翘楚。

  《美国霸权版“中国威胁”谰言的前世与今生》一书高屋建瓴,紧扣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这一重大问题,娴熟地运用跨学科的方法,探讨了“中国威胁论”的来龙去脉,深刻理解其本源和本质,实现了由现实追溯历史,又由历史回归现实的研究,提出了许多新观点,为国家外交决策和对外交往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诚如作者在书中所言,“以史为师,以史为鉴,方能保持清醒头脑和锐利目光”(第3页)。正是基于其强烈历史使命感,作者追根溯源,对“中国威胁论”的本源进行了由古及今、由点到面和由表及里的全方位、多层次的系统考察和深入探讨,厘清了“黄祸”论——“中国威胁论”的历史演进进程,深刻指出当代“中国威胁论”就是19世纪中后期一度甚嚣尘上的俄国沙皇版的“黄祸”论和德国皇帝版“黄祸”论在新历史条件下的“借尸还魂”。

  在廓清了“中国威胁论”的前世与今生后,作者又进一步在历史研究的基础上,运用政治学研究的视角,对“中国威胁论”的实质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论证。作者在查阅大量史料记载的基础上正本澄源,指出西方人所认为的“蒙古人两度西征对欧洲造成‘黄祸’战祸和威胁”的说法是于史无据之谈。因为在中原大地建立元朝的蒙古统治者从未派兵入侵过欧洲,更遑论是讲礼让爱和平的中国汉人。紧接着,作者在分析了沙俄入侵中国、德国入侵中国和八国联军侵华,以及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推行的一系列敌视政策等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一针见血地指出,“黄祸”论——“中国威胁论”鼓吹者最惯用的伎俩是“贼喊捉贼”,威胁者自称受“被威胁”,加害人伪装“受害人”,其实质乃是鼓吹“侵华有理”“排华有理”“反华有理”“遏华有理”,而鼓吹排华、反华和遏华,往往先导于和归宿于军事行动上的侵华。正因为如此,无论是“黄祸”论还是其后的“中国威胁论”,都只不过是西方国家在强权政治和霸权体系下自说自话的谰言。

  作者运用法学研究的视角,分析其中蕴含的基本法理与和平内涵,有力地驳斥了“中国威胁论”这一“真实的谎言”。作者在考察了自汉唐至明朝中国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大量史实后认为,中国人通过长期的独立自主和平等互惠的对外经济文化交往,既为自身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进步起到了促进作用,也为全球经济文化的不断进步、共同繁荣和丰富多彩,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然而,鸦片战争之后,近代中国落后丧权、饱受欺凌。西方列强通过一系列条约的签订,迫使中国纳入到由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殖民体系之中。中国的对外经济交往,无论在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国际金融、国际税收的哪一个方面,无论在国际生产、国际交换、国际分配的哪一个领域都须受制于列强,低人一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显露无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国开始在新的基础上积极开展对外经济交往,促使中国历史传统上自发的、朴素的独立自主和平等互利的法理原则,开始进入自觉的、成熟的发展阶段”。但“在这个历史阶段中,中国遭受两个超级大国为首的封锁、威胁和欺凌,中国依然是被威胁者、被侵害者,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坚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既得利益的列强,则仍然是无庸置疑的威胁者、加害者”(第132页)。强权政治和丛林法则的影响也依然延续。正因为如此,冷战结束之后,中国积极融入世界政治经济体系,也迫切希望改变不公正、不合理的世界经济体系。

  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努力营造一个长期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这就使得中国长期实行和平外交政策成了历史的必然。但作者也不忘提醒我们,历史发展之必然也犹如硬币之两面,既有顺应历史潮流的发展趋势,也有悖逆历史潮流的趋势。美国长期推行侵华反华的政策也非历史之偶然,这一点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例如在美国支持下,菲律宾、越南等国在南海抛出的“中国南海威胁论”和日本抛出的“中国东海威胁论”,以及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出就是最好的例证。这一历史必然的总根源在于美国的帝国主义经济体制。作者告诫善良的中国人切勿对“黄祸”论——“中国威胁论”的实践后果掉以轻心,切勿“居安而不思危”或“居危而不知危”。

  余音尚未消散,我们的邻国韩国某些当权人士就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要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萨德”探测距离最远范围远远超出防御朝鲜导弹所需,不仅直接损害中国等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也破坏地区和全球的战略稳定。不仅如此,韩国媒体也密集炒作“大国的报复”,认为中国对韩国施压才刚开始。殊不知,韩国自身及其背后的美国才是这场风暴的肇事者,这不仅无助于东北亚局势的缓和,而且极大地伤害了中韩关系,渔利的是美国。欣闻本书的韩文版将在韩国面世,希望韩国的领导人、决策者、智囊、舆论界人士,乃至普通学者、普通百姓都能好好阅读此书,了解此书之富有洞见的观点和建议,重新审视“萨德”部署一事,切勿利令智昏,做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我想,这也正是此书重大现实意义的最好体现之一吧。

 

 


Copyright © 2014 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大学法学院C603  [闽ICP备150256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