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官网欢迎您![登录],新用户?[请注册]
当前时间:
中国之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之声 - 图书
陈安:廓清“中国威胁”谰言的迷雾
[ 浏览点击:21 ] [ 发布时间:2016-10-23 ] 字体:[ ] [ 返回 ]

转载自《北京日报》2016年10月10日第16版,本文为陈安教授为其新书所作的著者独白,作者欢迎诸位学友评论、批评及指正。


廓清中国威胁谰言的迷雾


陈安

美国霸权版中国威胁谰言的前世与今生》,陈安著,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拙著《美国霸权版“中国威胁”谰言的前世与今生》,从史学、法学、政治学的综合视角,摆事实,讲道理,揭真相,驳斥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并以大量史实论证中国传统的和平外交政策及其法理,从而弘扬中华正气、华夏文明和中华民族爱国主义。


■ “中国威胁”论,是19世纪中后期俄国沙皇版“黄祸”论和德国皇帝版“黄祸”论的变种

 

  近十几年来,面对中国和平崛起的现实,美国某些政客、军人和学者鼓吹的“中国威胁”论,貌似颇有“创新”,但若对历史过程进行深入考察就不难看出:它只不过是19世纪中后期一度甚嚣尘上的、俄国沙皇版“黄祸”论和德国皇帝版“黄祸”论在新历史条件下的最新变种,它们之间的DNA是一脉相承的。换言之,它们对中国数千年来对外交往史实主流的歪曲,其为反华、侵华活动进行精神动员和舆论准备的政治骗术也是如出一辙的。

 

  本书依据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饱受列强侵略压迫掠夺的历史事实深刻揭示:“黄祸”论——“中国威胁”论在本质上是一种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帝国主义的口号;揭示“美利坚帝国”侵华政策并非历史的偶然;指出“中国威胁”论的本质和核心是“侵华有理”,是侵华的前导,以侵华为归宿;其鼓吹者和实践者如德国末代皇帝威廉二世、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德国希特勒,都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中国对外经济交往的大量史实证明:“黄祸”论——“中国威胁”论是严重背离历史真实的

 

  本书依据中国对外经济交往的大量史实及其蕴含的法理原则证明:“黄祸”论——“中国威胁”论是严重背离历史真实的。试举以下两例为证。

 

  例1:关于“中国元朝派大军侵入欧洲造成黄祸”之以讹传讹。关于1219年-1242年期间成吉思汗和拔都率领大军两次“西征”问题,其历史真相是:其一,成吉思汗1219年-1225年第一次率军西征时,蒙古人尚未正式入主中国中原及其以南广大地区;1235年-1242年拔都第二次率军西征时,蒙古人仍然尚未正式入主中国中原及其以南广大地区;其二,忽必烈南下攻占中国中原及其以南广大地区,并且在此基础上于1271年正式建立中国元朝,定都中国北京,那是在成吉思汗率军第一次西征46年之后,也是在拔都率军第二次西征30年之后;其三,忽必烈1271年正式建立中国元朝之后,采纳中原汉族体制(“行汉法”),尊孔子儒学,与汉人通婚,蒙汉两族大众基本上逐渐融合为一体,直到1368年蒙族统治阶层被汉族朱元璋率领农民起义军击败、从中国中原退回漠北地区,其在中国中原存续98年间,中国元朝从未派兵入侵欧洲。由此可见,所谓“中国元朝派大军侵入欧洲造成黄祸”,是不符合史实的。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列强侵华战争频仍,形成“瓜分”中国之势,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与俄国沙皇尼古拉互相勾结,狼狈为奸,达成瓜分中国东北数省和山东地区的秘密协议,同时利用历史上讹传的“黄祸”论大造舆论,捏造德、俄两国遭到“中国威胁”的谰言,欺骗和煽动国内公众,德皇为首组织“八国联军”,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

 

  例2:关于美国一直遭受“中国威胁”之“贼喊捉贼”。本书依据美国建国前后四百多年以来的大量史实,剖析和揭示“美利坚帝国”历代侵华政策并非历史的偶然。这种政策深深地植根于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经济体制和美国主流社会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美国历史上不断对外殖民扩张,穷兵黩武,制定和实施了种种侵华、排华、辱华、反华、阻华、遏华的举措,诸如:1844年强迫中国签订《望厦条约》,剥夺中国的关税主权;在美国矿山铁路榨取大量华工苦力血汗脂膏之余,以排除“黄祸”为名,于1882年公开立法,实施《排华法案》,开展大规模排华、辱华、驱华暴行,达数十年之久,造成无数华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1899年强迫中国接受“门户开放、利益均沾”政策,勾结列强互换和共享侵华特权利益;1900年直接参加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1946年-1949年全力帮助蒋介石进攻中国解放区,并直接参战;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对华实行经济封锁,实行“禁运”30余年,1950年又发动侵朝战争,直逼中国国境,力图把立足未稳的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同时派出第七舰队直接入侵中国台湾海峡,极力阻挠中国统一大业,从中渔利。凡此种种,均在反对“中国威胁”的谰言烟幕下,欺世惑众。

 

■ 为当代中国廓清“中国威胁”谰言迷雾和应对当代霸权侵略者的威胁,指明了大方向

 

  历史有力地证明:“黄祸”论——“中国威胁”论乃是侵华战争行动的理论前导,发动侵华战争乃是“黄祸”论——“中国威胁”论的实际归宿。据此,本书郑重提醒:以史为师,以史为鉴,方能保持清醒头脑和锐利目光;中国切勿对“黄祸”论——“中国威胁”论的实际后果掉以轻心,切勿“居安而不思危”或“居危而不知危”;同时也郑重提醒中国周边邻国切勿见利忘义、利令智昏,为美国霸权主义者及其“盟友”或帮凶引火烧身。

 

  近年来,中国国家领导人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做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判断和宣示,诸如“要善于运用底线思维的方法,凡事从坏处准备,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做到有备无患、遇事不慌,牢牢把握主动权”;中国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加强战备,随时“能打仗,能打胜仗”等,这些重要思想既是对前辈革命家的思想智慧的学习、师承和发扬,又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前辈革命家的思想智慧的发展、丰富和创新,为当代中国廓清“中国威胁”谰言迷雾和应对当代霸权侵略者的威胁,指明了大方向。

 

 


Copyright © 2014 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厦门大学法学院C603  [闽ICP备15025645号]